怒江州信息網

古怪猴子老虎机手机版:pt古怪猴子超级攻略游戏规律爆分技巧

pt古怪猴子超级攻略游戏规律爆分技巧 > 最新信息 / 正文

為什么二戰期間日本要進攻美國?(中)

網絡整理 2019-05-25 最新信息

接(上)闡述:隨著日本在1931年9月18日發動“九一八事變”武裝占領了整個中國東北地區,日本為了實現戰爭利益最大化,針對中國開始實施了肢解控制戰略,繼在中國東北地區扶持并成立了偽滿洲國。當然中國對于日本來說,中國只是屬于日本在亞洲區域要求擴張的主要戰略利益,并不是日本在亞洲區域需要針對的戰略競爭對手。日本之所以要在中國東北地區形成國家級別性質要求的傀儡政權,除了是為了要求針對中國實施肢解控制戰略外,更大的成因還是為了能夠完全杜絕蘇聯針對中國東北地區繼續持有的競爭窺視。日本通過將中國東北地區實行國家化處理后,政治形式要求上中國東北地區就已經完全形成與中國再無任何領土主權聯系要求的事實獨立脫離體,成為了日本在遠東地區的直接勢力范圍。那么如果蘇聯要想再與日本為了中國東北地區的利益歸屬繼續展開競爭,首先就是雙方的競爭性質已經發生了根本改變,蘇聯要求競爭的利益屬性對象關系已不再是原有中國利益而是直接戰爭針對日本,必然蘇聯肯定是不想在亞洲區域輕易就與難以對付的日本隨便爆發重大的國家戰爭。

所以隨著中國東北地區演變成為偽滿洲國后,對于蘇聯而言中國東北地區就不能繼續成為被蘇聯要求爭奪的戰略利益目標。其實我們可以通過30年代蘇聯將北滿鐵路的全部控股權轉讓給偽滿洲國的行為表現中就能夠給予論證。要知道能夠讓蘇聯將北滿鐵路的全部控股權轉讓出去,不是因為蘇聯對中國東北地區的爭奪要求已被日本完全有效遏制,蘇聯怎么可能會輕易就退出在中國東北地區形成的利益爭奪依據。張學良在20年代末東北易旗歸順國民黨中央政府后,其實就是在日本的惡意鼓動下為了北滿鐵路的蘇聯控股權爆發了中蘇戰爭,為此丟掉了黑龍江和烏蘇里江中方一側幾乎所有島嶼,這就是因為東北地區仍然屬于是中國領土主權范圍以內,蘇聯當然絲毫不會讓步。因而實際上蘇聯將北滿鐵路自身持有的全部控股權進行轉讓、也就代表著蘇聯在30年代已正式決定放棄與日本繼續為了中國東北地區展開利益爭奪。不過做為戰略轉換,蘇聯必須要求日本明白對于中國外蒙古地區的地位態度同樣適用于蘇聯。日本也就在國際靜態戰略要求環境之下,終結了長期與蘇聯圍繞對中國東北地區展開的利益之爭。同時日本針對中國本身在中國東北地區扶持并成立的偽滿洲國,除了是為了要求割裂中國、也是為了要求重創中國人要求的統一信心,更是被日本選擇做為準備肢解控制中國的戰略操作實驗地區。

做為日本為了達到長期有效控制中國這個戰略利益,就需要完全充分利用中國人特有傳承下來的窩里斗習性,通過在中國東北地區經過一定時間年限要求的、形成日本需要的有效肢解控制手段,進而再針對中國廣大地區直接予以實施,以此來滿足日本針對中國全面展開的戰爭擴張成效能夠達到肢解控制要求的戰略目的。日本針對中國要求的這種肢解控制戰略在1937年7月7日通過蓄意制造的“七七盧溝橋事變”做為戰爭擴張要求借口而全面打響,日本在亞洲區域選擇在1937年中旬針對中國發動全面戰爭擴張要求,絕對不會是偶然的,而是完全對應國際戰略時局節拍。因為從國際戰略時間的選擇對應要求來說,日本在這個時間要求段上正好是對應歐洲大陸上的德國以及蘇聯已經完全散發出強烈的國家競爭要求意識,歐洲大陸上空似乎只缺少有先行者藐視秩序主導的公開鼓舞腳步聲音了。因此日本在亞洲區域的中國1937年發動的“七七盧溝橋事變”,表明上看日本是為了繼續擴大在中國的戰爭擴張利益,實則是日本在亞洲區域率先公然針對西方主導勢力發起了秩序主導競爭要求。不過就國際法理通過性而言,日本在1931年發動的“九一八事變”當中,就已借機正式退出了一戰后由西方勢力成立主導的國際聯大組織,理論上日本是可以不再受到來自以西方勢力主導的國際新政治秩序體系權威要求的秩序規則約束。

但是日本選擇退出具有國際秩序規則要求的國際聯大組織,卻并不能代表日本就此可以任意主張國家擴張要求,只能代表日本已經是具有可以進行公開競爭國際秩序主導要求的國家競爭權益。雖然日本可能并不違反國際法理通過性,但由于中國依舊屬于是一戰后由西方勢力成立主導的國際聯大組織成員國,這就要形成日本在亞洲區域針對中國發動的“七七盧溝橋事變”,實際上就是日本已經公開針對西方主導勢力發出了要求進行秩序主導競爭的戰斗信號。其實我們同樣也可以通過1941年,代表西方主導勢力的在已經由美國完全接替了英、法兩國成為了主導領導國后,美國針對日本發出的最后通牒中為什么會包括有要求日本必須全部主動從中國退至“七七盧溝橋事變”之前的區域位置,就可以看出美國的主導意識很顯然就是要求日本如果恢復到“七七盧溝橋事變”之前原有中國格局,美國代表的西方主導勢力可以不認為日本曾經已經向西方主導勢力發出過要求進行秩序主導競爭的戰斗信號,說明美國本身并不存在有主動針對日本要求的戰爭動機。因為做為美國既然接替了英、法兩國成為了西方主導勢力的領導國,肯定要延續主導一戰后國際新政治秩序體系要求的有效權威性,當然就要針對首發秩序競爭挑起者日本公開發出最后權威主導通牒,要求日本主動來消除戰斗信號。當然美國之所以敢在1941年底針對日本公開發出最后權威主導通牒,是因為國際戰略競爭環境已經開始朝向更有利于西方勢力的權威主導性方向發展了,不過這屬于后部陳述要求。

日本在1937年發動的“七七盧溝橋事變”,本質就是日本在亞洲區域為了策動第二次世界大戰能夠全面爆發而打響的奠基前奏,說明第二次世界大戰能夠爆發來臨,本身也就是日本的國家戰略所迫切需要的。日本為了要求在亞洲區域主張的戰略擴張利益能夠得到有效執行,就必須要針對西方主導勢力發起廣域戰略要求意識,這樣才可能導致由西方勢力主導的一戰國際新政治秩序體系出現權威主導性瓦解與動搖要求局面。如此才能為日本自身在亞洲區域創造出所謂能夠“渾水摸魚”的有利國際競爭環境。同時值得注意的是日本在決定1937年的中國發動“七七盧溝橋事變”,似乎很大成因日本是受到來自1936年在歐洲區域發生的德國重新占領了萊茵非軍事區,公然違反《凡爾賽條約》和《洛迦諾公約》的鼓舞驅動下。不過日本卻在1936年3月主動與德國簽署了公開針對蘇聯要求的《反共產主義國際協定》??梢鑰闖?,日本要求與德國共同簽署的《反共產主義國際協定》表面是要求針對蘇聯,其實卻是日本為了迎合西方主導勢力而要求進行的復雜戰略。形成世界上雖然要求競爭秩序主導的強國意愿強烈,但彼此間某些戰略矛盾甚至要強過競爭秩序主導要求本身,驅使西方主導勢力陷入到可以進行相互利用和相互牽制的戰略要求意識氛圍當中去,使用政治主導手段、而不是權威秩序行為(武力干涉手段)來對應秩序主導競爭突破。

那么可以肯定從1931年日本在亞洲區域發動“九一八事變”,就是為了要求滿足退出國際聯大組織,形成日本具有可以競爭秩序主導要求的國家先手優勢。而1936年德國重新占領萊茵非軍事區到1937年日本發動“七七盧溝橋事變”,德、日兩國公然秩序突破到公開發出秩序主導競爭要求。必然德、日兩國之間早已形成為了滿足各自競爭世界需要雙方共建了歐亞互動戰略要求,只有通過德日雙方相繼強勢戰略交替跟進掩護、才可能保證強力牽制西方主導勢力來實現各自要求。但是對比日本的戰略要求意識要優于德國的是,日本的戰略要求既是可以首先公開發起秩序主導競爭來優先奪取自身在亞洲區域要求的戰略利益,又能夠完全避免首先就成為被西方主導勢力要求針對的反擊目標。所以毫無疑問在1937年以英、法兩國為代表的西方主導勢力在戰略重心上必然只能始終放在歐洲區域,因為重新崛起的德國咄咄逼人的要求秩序突破不斷壓迫著以英、法兩國為代表的西方主導勢力,而且經過重塑要求成為蘇聯聯盟的俄國已經悄悄然迅猛發展為極具針對一戰國際陰謀論的強大戰爭競爭體也同樣折磨著以英、法兩國為代表的西方主導勢力,所以西方主導勢力不可能為此轉移至亞洲區域來反擊日本??墑怯捎諞雜?、法兩國為代表的西方勢力遭到的是來自亞洲區域日本用武力公開發出的秩序主導競爭要求而不是秩序突破要求,這對于西方主導勢力而言實則就是一個質變,也為英、法兩國未來退出西方主導勢力的領導國地位埋下了必然的伏筆。

這是因為如果西方主導勢力要是在1937年給予在亞洲區域的日本所發出的秩序主導競爭要求予以否決反擊,那么就是等同于西方主導勢力承認日本發出的這種秩序主導競爭要求有效而被正式啟動接受,進而由一戰西方勢力主導和新建立的國際政治秩序體系權威要求相應也要進入到秩序主導的競爭要求階段,從而也就致使西方勢力主導的權威秩序規則要求就會在競爭要求階段必須失效。而在此非常國際動蕩詭異時期,這就極有可能造成西方主導勢力因為要求針對日本采取否決反擊,必將要導致完全喪失其權威秩序主導性,最起碼西方主導勢力還不致于要求形成“向我開炮”的自毀局面。必盡擁有強烈秩序競爭要求的國家,正是因為自身的國家力量都不具單獨競爭權威秩序主導性,因此也都只能在奮力發展等待中相互尋求戰機突破,要是秩序主導競爭要求公開打響,結果就是提前全攤牌,那么肯定就都不希望西方主導勢力能夠徹底打敗率先發動挑戰的競爭國家繼而再來威脅自身,而自身都有著秩序主導競爭這個最高國家利益要求,必然就會相繼加入到秩序主導競爭的戰爭序列當中來要求首先共同打敗西方主導勢力,這才是迫使西方主導勢力不敢對日本在亞洲區域發出的秩序主導競爭要求予以任何否決反擊。

至少西方主導勢力還是清楚,不去否決反擊,那么一戰由西方勢力新建立的國際政治秩序體系在權威主導要求構架方面還是仍能繼續勉強維持下去,西方主導勢力也只能等待局勢趨向明朗,因為德國與蘇聯以及日本彼此之間本身都自然存在有戰略要求矛盾,所以西方主導勢力采取的戰略應對要求,就是只要主導權威性存在,才會有存在的要求價值,并且只有在要求秩序主導競爭的國家間首先彼此存在著的戰略矛盾發生反應作用,那么西方勢力的權威秩序主導性才能現實的發揮出實效作用,最大程度保證主導國際新政治秩序體系的大旗不倒。不過由于西方主導勢力受到的是來自日本廣域戰略要求意識的正面強效打擊,因而西方主導勢力也就只能是為了保證主導權威存在性,必須要完全避免發生競爭否決反擊出現。正是因為如此,當然德國不會主動放過這個由日本在亞洲區域創造出的絕優制衡戰略來完全針對西方主導勢力,至此也就從1937年日本在亞洲區域發動的“七七盧溝橋事變”起,日本點燃了整個歐洲大陸上的國家秩序重排要求,德國迅勢就對西方主導勢力發動了強大的介于秩序突破和秩序競爭要求之間的猛烈攻勢,相繼在1938年吞并了奧地利、捷克斯洛伐克,這也就是為什么二戰爆發前期西方主導勢力會發生縱容德、日兩國囂張的擴張戰略,出現了歷史上著名的“綏靖政策”的根源所在。(未完待續)

本文作者:阿凡達噠噠噠噠噠(今日頭條)

原文鏈接://www.toutiao.com/a6694484026733888013/

聲明:本次轉載非商業用途,每篇文章都注明有明確的作者和來源;僅用于個人學習、研究,如有需要請聯系頁底郵箱

Tags:日本   第二次世界大戰   蘇聯   亞洲   德國   張學良   烏蘇里江   政治   蒙古   黑龍江省

搜索
網站分類
標簽列表
一分快三怎么玩稳赚 北京快乐8 上中下概率稳赚 手机投注什么时候停止的 微乐棋牌 江苏时时技巧 万能四星大底稳赚计划 麻将技巧顺口溜 新疆时时走势图大全 平特一肖独家平 360足球直播 pk10在线计划网址 彩仙阁手机计划 竞彩足球胜平负计算器 腾讯体育女篮直播 通比牛牛游戏网站 极速pk10计划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