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江州信息網

pt古怪猴子可以试玩:pt古怪猴子超级攻略游戏规律爆分技巧

pt古怪猴子超级攻略游戏规律爆分技巧 > 本地信息 / 正文

后門一條街,是我們的食堂,吒府瞰螞也是課堂

網絡整理 2017-05-14 本地信息
(原標題:后門一條街,是我們的食堂,也是課堂)

星期日周刊記者 韓小妮  好歹在我們荷爾蒙最澎拜的歲月里,我們擁有過后門一條街?! ∧鞘?,我們同時是后門的阿飛和君子  故事擁有人:毛尖,1970年生  1988年夏天到華東師范大學來上學,除了中間到香港讀了三年博士,我在師大呆了快三十年。對我而言,華師大從前和現在都是世界的中心?! ≡諳嘍鄖迤兜模ㄉ鮮蘭停┌聳甏┚攀甏?,“華師大后門”,首先意味著美食。后門一條街,小店上百家,每家店都有自己的名字,不過我們一般用“胖子生煎”“小姑娘理發店”“老頭書店”這樣直截的方式談論他們。那時候小飯店不像現在注意裝修,老阿姨鍋貼做得好,老阿姨的態度可不怎么好,我們四個小姑娘進去東瞄西瞄想找個安靜點的角落,老阿姨一個眼神橫過來,“坐伐?再不坐沒位置了?!蔽頤薔凸怨緣卦謖屑淶拇笤裁孀辣咦?,一會來個老頭跟我們拼桌,一會又來兩個人高馬大的男人,點一溜啤酒在桌上,男人看我們吃得清貧,就請我們喝啤酒,推了一個回合就喝,然后老頭也把他的熘豬肝和我們分享,我們喝著啤酒吃著熘豬肝,一點不覺得難為情,滿身心覺得自己就是后街的主人?! 『竺乓惶踅?,是我們的食堂,也是課堂。理發小姑娘一邊幫我們剪劉海,一邊說她母親要她回家結婚,她的問題比哈佛哲學課更有現實主義價值,“是該回去在一個四線城市開創一番事業順便盡孝還是在一線城市等候一個更好的男人?”這是后門的意義,我們在這兒學習中國的政治、經濟和法律,學習倫理、道德和文化?! ∪緗窕Υ蠛竺嘔褂?,后門文化沒有了,整條后街也相對蕭條。熱鬧的時候,后門熙熙攘攘程度超過南京路。尤其是周末,到長風公園的游客也多,路邊攤加上臨時小販加上流動兜售加上小偷小摸,一路書店飯店理發店水果店,店前是各種交通工具推出來的賣茶葉賣紅薯賣甘蔗汁賣盜版碟,然后地上是賣發卡賣舊書賣廉價玩具的,它是那個年代的劇照。我們跟后門所有的店主都認識,有一次,我在學校舞會上,還跟賣甘蔗汁的小伙子跳了半天,他穿上西裝差點沒認出來。舞會結束,他熱情地跟我們一幫女生說,下次到后門來吃甘蔗汁啊。那時候我們和攤販沒有那么深的鴻溝,那時候我們對世界的想象還飽含溫度?! ∧鞘蔽頤嵌宰時競偷亟繅裁揮刑釗鮮?,后門是我們的,長風公園也是我們的。夜幕降臨,和聯誼寢室的男生一起去爬長風公園。同行一個女生爬是爬上去了,但無論如何不敢下來。絕望之際,長風公園的巡邏狗遠遠地叫了兩聲,狗音剛落,女生哧溜落地?;褂幸淮臥詮襖锿蕩?,讓巡園的給發現,乖乖出來,偷偷約好全部上岸后,分三個方向跑,但是上岸發現巡邏牽了一條狗,只好乖乖跟他們走。他們要登記我們的名字,說看得出來我們是華東師大的,等天亮要去學校告我們。我們就哭,氣氛相當悲慘,巡邏的終于不好意思,說算了算了。然后陪巡邏的打半宿的牌,天蒙蒙亮,放我們走人。我們還是爬門出去,出來一個,狗叫兩聲。女同學的暈高癥也不治而愈。今天說這些,簡直有白頭宮女之感了?! 》湊?,現在我們和學生聚會,常常去環球港。我不想詆毀環球港,環球港也建得不壞,只是,“華師大后門”是為青春期準備的,后門一條街匹配我們的大學教育,環球港是為消費準備,匹配的是三號四號十三號地鐵?;非蚋巰衷諍懦仆梁欄?,意思不大好,可我們也曾經是華師大周邊的土豪,像我師兄羅崗,師大前門后門的飯店服務員沒有一個不認識他的,常常,他帶著我們浩浩蕩蕩地進飯店,一路小姑娘親切地叫“羅老師羅老師羅老師”,搞得我有時覺得老羅請大家吃那么多頓飯,就是為了一次又一次地享受這種閱兵儀式。師大周邊的店都是羅崗的店,盜版店的老板娘喜歡他,老板也喜歡他,老板娘賣給他八元一張,老板一賭氣,賣給他七元一張,后來老板和老板娘分家過,我們都說,羅崗有責任的?! 〉漣嫻丫鑫頤塹納?,男生也不會為了一個賣鞋姑娘,天天中午去十二百貨看她,女生也不會對“貼膜王中王”動感情,好像,我們把眼淚力氣都留在上個世紀了。我們更干燥地出發,更不動聲色地和生活打交道,我們現在很COOL,但我們也更經常地沒勁。不過,好歹在我們荷爾蒙最澎拜的歲月里,我們擁有過后門一條街,我們在這條街上尋愁覓恨過,藝術系男生和火鍋小老板為了一個女生,大家飛過杯子和小刀;我們也在這條街上建功立業過,幫電話卡老頭追到了一個小偷,并且成功地教育了這個小偷。那時,我們同時是后門一條街的阿飛和君子?! 『冒?,最后我希望今天的追憶,不是為了懷舊?! ∈Я盜?,“后街”買包東北炒瓜子  故事擁有人:莊瑜,1979年生  1997年以前,華師大周邊對我來說只有一個地標——長風公園?! ⌒∈焙?,去長風公園是件大事。一是因為那里很遠,當時屬于“西郊”。我家住盧灣,去長風公園只有94路這一種交通工具,要從襄陽公園這一頭的終點站,一直乘到金沙江路怒江路那頭的終點站?! 《且蛭昂艽?,里面有湖有山,可以泛舟,可以騎馬,最重要的是有“勇敢者的道路”,可以爬桿、爬鐵絲網,過獨木橋、梅花樁。對于我們這些上海的70后、80后來講,誘惑不亞于現在的迪斯尼樂園?! ?997年,我18歲,進入華師大外語學院念書。從那以后,我跟這塊地方就分不開了?!  鞍諢Υ蟆?,這是一進學校就體會到了。我的宿舍在八舍,樓前有一個籃球場,總能看到一些男生裸著上身打籃球,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后來發現,我們學校的籃球場都在女生宿舍樓前,風景獨好。你說學校怎么這么有想法呢?  那一年的新生杯籃球賽,我們學院拿了冠軍。要知道,我們總共只有三十多個男生。這件事情讓男生們驕傲了二十年,前段時間還有人提起。比賽期間還成了一對。當時有人受傷了,我跟另外一男一女兩個同學護送他去普陀區中心醫院。我雖然是大班長,可對跑醫院一竅不通,全靠另一個女生跑前跑后。同去的男生看在眼里,覺得“她怎么這么善良呢”,這就愛上她了。他們倆好到現在,今年孩子滿10歲?! ∮辛蛋?,當然也有失戀。失戀的時候,去“后街”是最治愈的?!  昂蠼幀本褪竊嫜袈?,我媽說,她(上世紀)70年代在華師大念書的時候,后街就很熱鬧,那時學校后門圍的還是竹籬笆。有次聽一個老師的講座,他說“后街文化”的意義在于,它是一個很重要的宣泄場所。學生們需要一種平價的生活,有什么不愉快的事情,約上三五知己,“后街”走一遭,心結就解開了?!卸問奔?,后街的火鍋店實行啤酒暢飲。結果發現學生們太能喝了,很快就取消了?! 〖塹糜寫我桓鐾Я?,我陪她去后街買了一大包散裝的東北炒瓜子?;氐角奘?,我說:今天破例,瓜子殼想怎么吐就怎么吐。我們把門一關,一邊聊天,一邊盡情地“啵啵?!蓖鹿獻涌?。一大包瓜子磕完,心情似乎也舒暢了不少?! 『蠼趾D砂俅?,有各地美食。我第一次在上海吃到煎餅果子就在后街。當時學校后門后有個小攤,我每兩天去買個煎餅果子,胖到不行?! 〉諞淮緯猿春臃垡彩竊諍蠼?。小販推車出來,煤氣燈一點,大家就坐在條凳上看他現炒現賣?! 』褂形壹也懷月蒡?,吸螺螄的技能是在后街學會的。爆炒螺螄,6塊錢一大份,現在上哪兒找去?  再說說后街有名的小餐館吧。有家賣中式小點的滿園春,有些年頭了。我跟室友兩人常點一份鍋貼,再分享一大碗酸辣湯?! ≡嫜袈方鶘辰房謨屑儀逭婀?,就是“三片蓋澆飯”很有名的那家。誰能告訴我它叫什么名字?“三片”除了辣椒片、肚片,還有哪一片?讀書時候,我們常常呼朋喚友,“去吃三片蓋澆飯”。不過我愛點的是牛肉蛋炒飯——你不覺得蛋炒飯配牛肉很特別嗎?  再說點文藝的吧。千禧年的時候,我們學校的一對文藝青年在學校后門的弄堂里開了個酒吧,名叫“麥田守望者”。那時,文藝青年是學校的主流,一聽酒吧的名字,大家趨之若鶩。我們學院在那開過詩歌朗誦會,念葉芝、泰戈爾的詩,忘了有沒有聶魯達?! ∥以諢Υ竽盍吮究?、研究生,之后又留校當老師,今年正好二十年。前幾年學校禮品店推出了兩件校園衫,一件叫“中北文藝青年”,另一件叫“閔大荒拓荒者”,兩個校區的特點可見一斑?! ∠衷?,我在“閔大荒”上班。不過只要有機會回中北,我總是屁顛屁顛地特別高興?! ∫逡∫⊥?,阿姨講“小姑娘,儂在做啥”  故事擁有人:顧汀汀,1987年生  “五月的陽光灑下 五月的風吹起  一切沸騰的感情  都將沉淀為清澈的空氣  五月的陽光灑下 五月的風吹起  便是年輕的故事最瀟灑的注腳”  雷光夏的這首《逝》,我覺得寫的就是我的大學時光?! ?007年,我考進了華師大的設計學院,教學樓是原先的華師大二附中。那一年,我們流行在寢室里放周杰倫的《牛仔很忙》,流行在網上用QQ聊天,怕中了叫“熊貓燒香”的病毒,當時的網絡流行語是“你好雷”、“好有才”?! ∪巳碩妓怠鞍諢Υ蟆?,直到有天我去交大閔行校區逛了圈,才知道此言不虛。那邊的校園里,路上走的是一個個戴眼鏡的單身男;我們的校園里,麗娃河邊、高大茂盛的杉葉林里,到處是兩兩相靠的情侶,女生宿舍樓下永遠等著男同學?! ∥頤撬奚崦趴謨懈齪艽蟮牟儷?,記得有好多好多個晚上,大家躺在操場的草地上看星星。夜晚,身邊的人看得并不是很清楚,只有遠處的燈光星星點點,我們聊著“你將來想干嘛”、“我將來想去哪里旅行”“我們以后會不會一直在一起???”  如果把視線拉遠一些,會發現操場上躺的都是人,可能還有從浴室里出來的同學端著洗臉盆從不遠處經過。但并沒有人覺得眼前的景象有什么奇怪,因為校園是我們的理想國,無條件地包容我們肆意做夢,揮霍青春?! ∮惺?,白天我們也在草地上躺著,指著遠處初見雛形的環球港議論:“這是要造什么宮殿???”  校園里那么烏托邦,校門以外又是那么有煙火氣。中山北路上的正門旁邊有個三層樓的超市,買東西方便;后門出去是曹楊,吃飯、唱歌、買衣服什么都有。我記得棗陽路金沙江路口有家理發店叫“阿瑪尼”,我們系的男生理發都去那兒?!鞍⒙昴帷備澆褂屑襅TV,大學四年,我們老去那里唱歌。總有人要點“死了都要愛”和陳奕迅,好像不吼兩嗓子不過癮。最怕有人點古巨基的《勁歌金曲》,一唱十幾分鐘,女生們集體拿起了手機。畢業時吃完散伙飯,全系同學去唱歌,很多人唱哭了?! 〉比?,最有煙火氣的還是后門外面的那一段棗陽路?! ∥頤塹纈白ㄒ檔難背R鈉蛔饕?。棗陽路上什么人都有,有出來覓食的學生,來自各地的攤販、餐館老板,附近新村里的爺叔阿姨,是我們拍實驗片的最佳拍攝基地。那時常常旁若無人地在人流里支起三腳架搞創作。記得拍過一個短片,拍人來人往的行人,想表達的是“外面的世界變化好快,我好迷惘”——其實那時的我們多么無憂無慮啊,迷惘是后來才有的事?! 〕し綣耙彩俏頤塹鈉?。我跟要好的女同學一人買了個兔頭道具,互相拍照。公園里鍛煉的阿姨爺叔驚呆了,紛紛圍過來。爺叔搖搖頭,阿姨問:“小姑娘,儂在做啥???”我也不響,因為同學正在給我拍照??!那時覺得被當成神經病才開心,我們是學藝術的嘛?! “滋轂匙諾シ錘憒醋?,晚上我們幾個同學就相聚在棗陽路上的姐妹川菜館,交流各自拍的大片。姐妹對面是吃燒烤的露天大排檔學友,這兩家永遠擠著許多青澀的面孔,一桌桌點起啤酒來毫不手軟。一定要喝到有人醉有人哭,滿桌空啤酒瓶才買單收場?! ∥業諞淮緯隕誠匭〕砸彩竊讜嫜袈?,福建同學帶我去的。點了份蒸餃,仿佛發現新大陸,當場又追加了一份。后來常常和同學互發短信:幾點幾點沙縣等?! 〖且淅锏腦嫜袈酚澇兜蘋鶩?。有時一群人喝到滿臉通紅、后門關門,就走到華師大印刷出版社那邊的側門翻墻進去。被我們吵醒的宿舍阿姨忍不住要念叨兩句:又這么晚回來!  畢業那年,學校后門堵上了。有人說是因為店門合約到期,有人說因為華師大地勢低,每年臺風季總是水淹校園。不知道現在學弟學妹們去哪里吃“黑暗料理”呢?

pt古怪猴子超级攻略游戏规律爆分技巧 www.xywvd.icu (原標題:后門一條街,是我們的食堂,也是課堂)

Tags:

猜你喜歡

搜索
網站分類
標簽列表
2017北京pk10投注软件 抢庄牌九最新版 中网内蒙古时时开奖结果 单双大小如何压才稳赚 江苏时时网址 彩票金蟾计划app 安徽时时平台 360竞彩混合投注比分 幸运pk10怎么玩 麻将技巧快速提高法 pk10每天赚200容易吗 自由抢庄牛牛玩法介绍 上海时时一天多少期 百人牛牛手机游戏下载 博彩扑克大小技巧规律 360足球直播